Wednesday, August 23, 2017

5106 - 希望大家可向前望

兩名交趾儒學學者公會前會長梁秀及石某出席官營傳播機構的節目。
石某認為案件是否有政治動機「一半一半,信則有、不信則無」,明白很多人有憂慮,但很難為爭取支持而說「一定有政治動機」,律政司提出覆核的真誠和唯一考慮,在法治角度上不能說是錯,抗爭者預料到會以接受刑罰來感召世人,在判刑上或有禮法觀點須爭拗,若有爭議可上訴,但若公堂是基於涉事的行為判刑,抗爭者便要坦然接受結果。
梁秀則認為上訴庭的判辭有政治論述,招人詬病,「捍衛法治不等於要保護每一位判官」,若判官犯錯便要指出,又認為這次上訴庭是作量刑覆核,不應推翻原審庭事實裁決,批評袁富覆核刑期「肯定有政治動機」,質疑他是因推動政改失敗「懷恨在心」。

政務司司長張傳回應社會運動人士被覆核刑期加刑事件,強調交趾是法治社會,百姓行使公民權時須遵守一些局限,包括法度等,「希望大家用這個態度看,社會可以向前望」,重申交趾司法獨立。
論壇成員尹健批評此舉是「語言技巧」,交趾政權應反思為何百姓對整個政治體制缺乏信心,繼而對法治的信心亦有動搖。

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某及社會民主連線黃某因涉及佔領清場刑事藐視公堂案件,由懲教署帶往公堂,與加冠書生組織前副秘書長岑某等人應訊。
前學民思潮黃某指看到百姓遊行感欣慰,「好好生活,好好抗爭,大家加油」,岑某則指出有入獄準備,「如果守法有民主,交趾一早有民主」。

交趾政權宣佈任命民政事務總署副署長陳某為民政事務局副局長,前董卓屬下文官鄉紳蕭某擔任政務司長政治助理,上屆教育局政治助理施某則再獲任命為教育局政治助理。

前年七月初九被捕狀師之一江某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當局直播下,承認控罪,強調妄圖達到顛覆南蠻現行社會制度,實現憲政。
其妻質疑丈夫是被迫認罪,狀師劉某等人也質疑江某是被認罪。

「張傳心裡有鬼,希望大家可以向前望。」
「律政司近期悍然就新界東北示威者及雙學三子提出刑期覆核,公堂上訴庭接納律政司的觀點,十六名被告被加刑至即時監禁,引起百姓譁然,但交趾狀師會及儒學學者公會發表聯合聲明,指裁判不存在法度以外的因素,石某更指案件是否有政治動機『一半一半,信則有、不信則無』,抗爭者預料到會以接受刑罰來感召世人,在判刑上或有禮法觀點須爭拗,若有爭議可上訴,不相信上訴庭裁決有政治考慮,梁秀質疑上訴庭的判辭有政治論述,招人詬病,不應推翻原審庭事實裁決,批評袁富覆核刑期『肯定有政治動機』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州牧並非由普選產生,交趾政權無須向百姓問責,刑期覆核便是一例,張傳強調交趾是法治社會,百姓應該守法,『希望大家可以向前望』,但尹健識破計謀,此舉是『語言技巧』,政治檢控確實破壞法治,難以修補撕裂,岑某更指有入獄準備,『如果守法有民主,交趾一早有民主』,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真普選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
「興漢說得沒錯!」

Tuesday, August 22, 2017

5105 - 政治犯完全不正確

州牧林琤回應數以萬計百姓聲援在囚示威者的事件,強調律政司在檢控、上訴和覆核刑期上,完全是從法度方面考慮,「絕對沒有任何政治動機」,當事人是「政治犯」或被政治迫害的說法「完全不正確」,而自己沒參與有關檢控工作的討論,內部討論事情或作決定,都鼓勵同事坦誠表達意見,「不會因為自己是一個下屬,上級講了的東西,我們一定會唯唯是諾」,辯論事情如何做是正常不過,若任何部門是一言堂的話,不是良好管治,指控律政司是政治檢控或受到政治干擾是「全無理據」。
她又強調行使這些自由和權利並非無限制,是會受到法度規管,故若在表達意見或示威時發生違法行為,須受到禮法制裁。她強調當年與雙學代表對話時,懇請大家在發表意見和表達訴求時,應該守法、和平理性,和不影響其他百姓自由和權利,「這是真正的民主精神」。

市區往港口通道因實施雙向收費,部份通道關閉興建收費亭,造成交通癱瘓。
多個政黨要求暫緩實施雙向收費,但運輸署拒絕暫緩,但重開部份通道。

「我們怎可以讓林琤胡來!」
「林琤獲南蠻當局及建制派支持,而南蠻當局要打擊佔市等『反蠻亂交』活動,公堂上訴庭接納律政司的觀點,十三名新界東北示威者及雙學三子被加刑至監禁,林琤強調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完全是從法度方面考慮』,當事人是『政治犯』或被政治迫害的說法『完全不正確』,否認是政治檢控,又強調三年前與雙學代表對話時,指發表意見和表達訴求時,應該守法、和平理性,和不影響其他百姓自由和權利,呼籲百姓要守法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州牧並非由普選產生,建制派佔論壇多數,交趾政權無須向百姓問責,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真普選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我們應勿忘初衷,爭取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交趾百姓才有希望!」

5104 - 萬人抗議政治迫害

多個政黨及團體發起「聲援在囚抗爭者,抗議政治迫害」遊行,日前數以萬計百姓於申時起前往終審庭大樓,聲援在囚社會運動人士,護衛人員報稱最高峰有二千二百人,是佔領運動以來最高。
與會者高呼「政治打壓可恥」、「沒有民主,哪有法治」等口號,佔領運動戰友岑某等人在終點發言,岑某指出夜市衝突後,「交趾的民主運動踏入低潮」,百姓對民主運動失去信心,或希望休養生息,但今次覆核刑期事件,顯示「交趾政權絕對不會饒恕、放過所有爭取民主、挑戰不公義社會的百姓」,是次遊行人數可見百姓不願妥協,「走出來是摑林琤、袁富一巴,他們的嚴刑峻法是不會令交趾人放棄」。

交趾政權重申案件是依據《檢控守則》、適用法度和證據作檢控和上訴決定,完全不存在任何政治考慮,特區政府得悉社會對今次判決有不同意見,但同時留意相關被告考慮上訴,事件應依據司法程序處理。

交趾儒學學者公會前主席石某再回應社運人士被加刑事件,強調「法治精神是脆弱的」,人民對司法獨立的信心是「講個信字」,引述判官潘某指若需要有原則性的指示,「如果他覺得有需要,不可說是追殺」,強調裁決是基於法度,「技術上不喜歡,可以上訴,但不要把判官拉下水」。他又批評戴朝「把學者和實行者的帽子絕對撈亂」。
戴朝回應指不想把學到的知識只是停留於書本上,希望能用在可真正讓交趾變得更好的地方,「故我選了一個艱難的位置,走到抗爭的前線」,質疑石某將所有責任推向抗爭者,但不指出制度的暴力,「為何一班成年人不走出來,不一起發出更大聲音爭取交趾民主,而是要由年輕人走到最前?責任是否在不走出來的人那裏?」

異族在野黨舉行主席選舉,由前副大王吳某當選主席。

「興漢,數以萬計百姓遊行聲援在囚社運人士、抗議政治迫害了。」
「律政司悍然覆核新界東北十三名示威者及雙學三子重奪公民廣場案件的刑期,上訴庭接納律政司的觀點,他們皆被加刑至即時監禁,有政治打壓之虞,故此數以萬計百姓參與『聲援在囚抗爭者,抗議政治迫害』遊行,赴終審庭大樓聲援社運人士,佔領運動戰友岑某指出近年政治氣氛慘淡,但近日事件反映當局全面打擊『反蠻亂交』人士,社會運動不能獨自其身,交趾政權重申案件是按照法度辦事,沒有政治考慮,交趾儒學學者公會前主席石某強調『法治精神是脆弱的』,人民對司法獨立的信心是『講個信字』,覆核刑期是在禮法之下,質疑戴朝『把學者和實行者的帽子絕對撈亂』、鼓吹違法抗爭是必然的事。但戴朝識破計謀,質疑石某將所有責任推向抗爭者,但不指出制度的暴力,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真普選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
「興漢說得沒錯!」

Sunday, August 20, 2017

5103 - 政治打壓陸續有來

十三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者及雙學三子被加刑至即時監禁後,羅智發信,希望交趾人別花時間傷春悲秋,將他被囚期間無法發揮的影響力,代為放大一百萬倍放在他人身上,其他在囚者皆希望交趾人繼續爭取民主。
社民連主席吳某指出過往只打壓政治領袖,現在連示威者都入獄,擔心政治打壓「陸續有來,愈來愈嚴重,坐監的人會愈多,刑期會愈長」。

交趾合浦研究會劉良強調十六人被判處監禁,觀察今次民眾反應較冷靜,不見有強烈反彈及迴響,認為大部份交趾人仍秉持奉公守法原則及概念,不完全明白透過公民抗命犯法,去推動進步的方式。他又指出在新的政治遊戲規則下,中央強硬態度、特區勇於起訴,而民意又趨向保守,公堂在維護法治,衝擊者付出政治代價便更大,例如判監,強調社會需要年輕政團社推動改革,但他們不能背離民意及沒有社會基礎。

政務司司長張傳回應兩宗社運人士被加刑事件,強調不會影響交趾政權與青年的溝通工作,希望吸納更多年輕人意見,並以政務司長身份成立高層次的青年發展委員會,會以合約形式聘請二十至三十名青年加入中央政策組。

劉備軍人權事務專員對雙學三子判刑的消息感到憂慮,指出判決是對表達自由的一個負面信號,威脅交趾的政治參與。

論壇財務委員會主席陳濤擬修改財委會的會議程序,包括規定被驅逐離席的議員不能同日返回會議、不容許議員就縮短表決鐘聲辯論、取消議員提出休會議案的安排、限制每名議員只可臨時提出一項無約束力議案,又提出增加議員每輪發問時間,希望議員的提問更有質素。他認為反對修訂是因令對方「減少表演機會」,強調重視諮詢與討論。
論壇成員朱林質疑陳濤在四名論壇成員被取消資格後提出修訂,是乘人之危。

「小弟有理由相信政治打壓陸續有來。」
「律政司悍然就新界東北示威案十三人及雙學三子的刑期提出上訴,上訴庭接納律政司觀點,十六人皆被判處即時監禁,有三權合作之虞,羅智希望交趾人別花時間傷春悲秋,不要因他們被囚而停止爭取民主政治,社民連吳某指出官府打壓的程度由政治領袖,擴展至一般示威者,擔心政治打壓陸續有來,連一般示威者都處以監禁,製造白色恐怖。劉良強調觀察今次民眾反應較冷靜,不見有強烈反彈及迴響,在新的政治遊戲規則下,中央強硬態度、特區勇於起訴,而民意又趨向保守,公堂在維護法治,衝擊者付出政治代價便更大,警告百姓要停止抗爭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州牧並非由普選產生,建制派佔論壇多數,交趾政權無須向百姓問責,劉備軍對雙學三子判刑的消息感到憂慮,威脅交趾的政治參興,陳濤更準備修改財委會的會議程序,限制議員提出臨時動議等,恐怕是乘人之危,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真普選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
「興漢說得沒錯!」

Saturday, August 19, 2017

5102 - 未見法度以外因素

加冠書生周某等人因罷課期間衝擊「公民廣場」,被加刑至即時監禁,其戰友岑某等人探望三人,岑某指出三人精神狀況良好,更指出羅智表現從容和堅強,是給關心者最有力的寄語,三人皆希望百姓積極參與翌日的遊行,表達爭取民主的訴求。

交趾狀師會及交趾儒學學者公會回應近期社會運動人士被上訴後加刑案件,強調「未見有任何跡象顯示近日引起各方評論的幾宗上訴判決是建基於法理及法度以外的因素」,「若對公堂判決提出沒有根據的抨擊,甚或表達該判決是受交趾以外的政治考慮影響而作出,這些言論不但不合理,亦有損交趾司法及交趾社會整體的利益」。
資深儒學學者梁秀認為聯合聲明「擲地有聲」,無證據顯示上訴庭法官有政治考慮或政治受壓,公眾應珍視法治,討論法律觀點時毋須滲入政治指控,不應「上綱上線」指控判官是有政治考量,但不代表不可批評判辭,因「判官是可以錯的」,這正是上訴機制存在的原因。
盧植門生張某質疑裁決猶如「重審案件」,偏離原訟庭裁決的事實,有違禮法原則,三人應考慮上訴至終審庭。

中原某大傳播機構建議和平獎委員會下月接受提名時可考慮雙學三子。
南蠻外交部駐交趾特派員公署批評李倬發布曹操軍國會轄下委員會未公開的聲明,「外國勢力同交趾反蠻亂交勢力相互勾結,粗暴干預交趾司法獨立」,交趾社會應「認清和抵制李倬之流裏通外國、挾洋自重、反蠻亂交的圖謀和行徑」。

武陵地區發生兩宗恐怖襲擊,一輛馬車在旅遊區中橫衝亂撞,造成十三人死、逾一百人受傷,同晚再有馬車撞人,造成一死六傷,護衛人員擊斃五名疑犯。
護衛人員在較早前發現民居氣體爆炸,造成一死十六傷,懷疑與恐襲有關,其後護衛人員拘捕四名男子,另通緝一名疑犯。
「黃巾國」承認恐襲責任。
翌日,襄陽及零陵地區分別發生斬人案,未確認是否與恐襲有關。

「報告!交趾狀師會及交趾儒學學者公會指未見裁決有法理及法度以外的因素!」
「基本法賦予交趾司法獨立,而律政司提出覆核東北十三子及雙學三子的刑期,上訴庭接納律政司的觀點,十六人皆被加刑至即時監禁,有三權合作之虞,交趾狀師會及交趾儒學學者公會強調『未見有任何跡象顯示近日引起各方評論的幾宗上訴判決是建基於法理及法度以外的因素』,裁決是建基於禮法觀點問題,希望百姓不要因政治立場影響對交趾司法獨立的信心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政權效法南蠻當局,悍然檢控『反蠻亂交』人士,雙學三子等人被判囚,而佔市及夜市衝突的案件仍在排期審訊,恐怕會被處以更嚴重的監禁!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真普選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我們應勿忘初衷,爭取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交趾百姓才有希望!」

5101 - 雙學三子改判監禁

「雙學三子」黃某、周某及羅智因於建安十八年九月廿六衝擊衙門東翼前地,律政司不滿裁判原審處罰社會服務令或緩刑原審判刑刑期過輕,提出覆核刑期,公堂上訴庭接納律政司的觀點,判官楊某指出「社會近年瀰漫一股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度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而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眾安寧的行為」,批評他們聲稱以「和理非」、不用暴力的原則來重奪公民廣場,只不過是「空口說白話」、「口惠而實不至」及自欺欺人的口號,三人至今仍然拒絕承認他們有犯錯,更指他們關心社會問題、對政治熱情和有理想,和他們要守法是完全沒有衝突。
他強調「公堂是要向社會發出明確信息,參與示威遊行集會者必須守法,不能破壞公共秩序和安寧,否則社會不會和諧和進步,法度保障百姓的權力和自己亦可能會蕩然無存。」批評原審裁判官判社服令犯了原則性錯誤,明顯過輕,遂判處三人監禁。
黃某因參與非法集結,扣減社會服務令刑期後,判處監禁六個月,周某因參與非法集結,由緩刑改為監禁七個月,羅智因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扣減社會服務令刑期後,判處監禁八個月。
時任加冠書生組織副秘書長的岑某指出三人將上訴至終審庭,並會申請法援。

律政司強調留意到社會上有人指此案的檢控有政治目的,甚或是政治逼害,但這類指控全無基礎,公堂純以禮法角度處理本案,不可能存在任何政治動機。

知識份子林某涉嫌「誤導護衛人員」,日前提堂應訊。林某獲准以五千塊錢保釋,九月十四再應訊,期間不准離開交趾,並須交出旅遊證件。

「交趾百姓是不好欺的,雙學三子被重罰是不合理。」
「雙學三子於三年前罷課期間衝擊公民廣場,其後引發大規模佔領行動,律政司不滿裁判庭原審判刑過輕,悍然提出覆核刑期,上訴庭楊某接納律政司觀點,批評『社會近年瀰漫一股歪風』,一些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又批評『和理非』口號口惠而實不至,公堂是要向社會發出明確信息,參與示威遊行集會者必須守法,不能破壞公共秩序和安寧,否則社會不會和諧和進步,法度保障百姓的權力和自己亦可能會蕩然無存,遂判處三人即時監禁。三人決定上訴至終審庭,律政司強調檢控沒有政治考慮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政權效法南蠻當局,悍然檢控『反蠻亂交』人士,雙學三子等人被判囚,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真普選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我們應勿忘初衷,爭取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交趾百姓才有希望!」

Friday, August 18, 2017

5100 - 全忠全心愛國愛交

新界鄉議局前主席劉某設靈,橫匾為「德高望重」,兩邊輓聯寫上「全忠全心全孝義」、「愛國愛交愛家鄉」。
南蠻勇士張某、交趾州牧林琤等人致送花圈,部份政界人士則到場致哀,

知識份子林某被控誤導護衛人員罪名,稍後提堂。
護衛人員派員到事發地點附近搜查,重申林某陳述與護衛人員調查所得不相符。

前加冠書生楊某在前年示威期間焚燒論壇大樓外垃圾箱,被判監禁兩年,楊某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訴,上訴庭拒絕其保釋申請。

「萬強,新界鄉議局前主席劉某設靈了。」
「新界鄉議局前主席劉某壽終正寢,近日設靈,政界人士向他致哀,而兩邊輓聯寫上『全忠全心全孝義』、『愛國愛交愛家鄉』,反映劉某生前是愛國愛交趾的建制派,為南蠻全忠全心,極力捍衛新界人權益,南蠻勇士張某、交趾州牧林琤等人致送花圈,向劉某作最後敬意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州牧並非由普選產生,建制派佔論壇多數,交趾政權無須向百姓問責,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百姓的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
「興漢說得沒錯!」

Thursday, August 17, 2017

5099 - 東北示威囚十三月

十三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示威者於三年前在論壇大樓外非法集結,律政司不滿社會服務令刑罰過輕,申請覆核刑期,上訴庭裁定十三人加刑至即時監禁,其中十二人監禁十三個月,包括社會運動人士何某、黃某、招某等人,而一名認罪的被告則監禁八個月。
招某缺席聆訊,公堂發出拘捕令,及後被護衛人員將招某拘捕。
十三人皆不滿裁決,要求上訴至終審庭,還押等候保釋申請。
上訴庭副庭長楊某認為原審裁判官判處社會服務令絕非合適,違反判刑原則,屬明顯過輕,而判處年輕有抱負的年輕人入獄並非公堂所樂見,但考慮到須阻嚇同類罪行,以及要維護公眾秩序和利益,遂決定判處監禁。判刑以十五個月為量刑起點,考慮到各被告已完成社會服務令,減刑兩個月,各判囚十三個月,而其中一人因承認控罪獲扣減至八個月。
社民連黃某進入羈留室前高呼「土地屬於人民,還我民主規劃」和「公民抗命,無畏無懼」等口號,眾被告則附和高呼「加油」。

「上訴庭副庭長楊某真不像話,十三名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示威者被加刑!」
「十三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示威者於三年前在論壇大樓外非法集結,被裁判庭裁定社會服務令,但律政司不滿社會服務令刑罰過輕,申請覆核刑期,上訴庭裁定十三人加刑至即時監禁,扣減社會服務令的刑期後,其中十二人監禁十三個月,一名認罪的被告則監禁八個月,上訴庭楊某認為原審裁判官判處社會服務令絕非合適,違反判刑原則,屬明顯過輕,須阻嚇同類罪行,以及要維護公眾秩序和利益,遂決定判處監禁,社民連黃某高呼『土地屬於人民,還我民主規劃』,表明抗命不認命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效法南蠻當局,近期的事件反映交趾有三權合作之虞,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百姓的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
「興漢說得沒錯!」

Tuesday, August 15, 2017

5098 - 林涉誤導護衛人員

護衛人員報稱找到證人,清楚顯示林某安全上車離開市區,並於子時以涉嫌「誤導護衛人員」罪名拘捕林某。
林某強調遮蓋面容的男子不是自己,當日無戴過口罩及草帽。

「在下相信林某的案件仍有許多疑問。」
「知識份子林某報稱被『強力部門』帶走,如今護衛人員報稱找到證人,清楚顯示林某安全上車離開市區,並以涉嫌『誤導護衛人員』罪名拘捕林某,但案件仍有許多疑問,未能確認事件的真相,需要進一步調查。可恨交趾效法南蠻當局,近期的事件反映交趾有三權合作之虞,我們應支持南蠻維權,要求當局遵行禮法制度,交趾百姓才有希望!」

Monday, August 14, 2017

5097 - 林琤努力建立互信

論壇主席梁匡回應林琤的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政綱,認為雖然新政權在過去一個多月努力建立互信,但復興漢室人士方面則「反應麻麻」。
他強調明白期間發生了再有四人被裁定宣誓無效的案件,但「你是為道氣去做事,還是為交趾百姓去做事?」不能將責任全部歸咎於林琤,「你要入數要入番黎,全都落埋一個人,咁永遠改善不了關係」。他又強調修改議事規則與否要交由議員討論達成共識,指出主席職責很簡單,只是執行議事規則,「球例點改,我就點執行」,而修改議事規則並非洪水猛獸,議事規則委員會作為常設委員會,過去亦多次就議事規則提出修訂。

「父親,甚麼是互信?」
「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是林琤的政綱之一,但交趾政權取消四名論壇成員的資格,加上知識份子林某懷疑被帶走等事件,行政立法關係沒有改善,論壇成員梁匡強調新政權在過去一個多月努力建立互信,但復興漢室人士不領情,質疑不能將責任全部歸咎於林琤,否則難以改善行政立法關係,又強調修改議事規則並非洪水猛獸,修改後仍會履行主席職責是必然的事。可恨交趾州牧並非由普選產生,建制派佔論壇多數,交趾政權無須向百姓問責,如交趾政權繼續堅拒正面回應百姓的訴求,林琤勢必重蹈梁仇的覆轍!」
「興漢說得沒錯!」